當前位置:

中山公園籌建始末

日期:2019-01-17 來源:荊州日報

我小時候在沙市新沙小學念書,那里離沙市中山公園不遠,放學后的大部分時光,都是在公園內度過的。公園的守門人與我很熟,不僅不阻攔我進去隨便游覽,有時還向我免費提供白開水和糕點,這大概因為我是公園設計人王信伯之子的緣故吧!1933年至1935年間,我父親作為沙市市政整理委員會(下簡稱市整會)內唯一的工程師,具體負責了整個公園景點工程的營建。現在就我回憶所及,將中山公園修建經過敘述如下。

遷墳征地

1932年市整會成立后不久,即有執委提議在城北荒地上建一座公園,因當時經費不足,父親主要精力又放在修建馬路上,這個議案便擱置下來。1933年初,國民黨陸軍第十軍軍長兼市整會主席徐源泉再次將此案提出。大意是:沙市是長江上游的重鎮,人口達10余萬,過去未有一個正當的娛樂場所,以致一般人在工作之余,沒有正當去處尋求正當娛樂,所以養成了許多不良習慣,如抽大煙、嫖、賭等等。所以,修建一座公園是十分必要的。徐的提議在市整會執監聯席會議上受到一致擁護。后來,徐委派秘書彭鳳昭把父親找去面談,要盡快搞一個公園設計方案供市整會執監會議審定。

1933年元月,由第十六路軍總指揮部(徐源泉兼任總指揮)發布通告,規定上自板門子,下迄便河,西止界內的墳墓,無論有主無主一律限期遷徙。同年2月,市整會工務股長童月江與父親帶領幾十名雇工開始實施這項計劃。父親主要是帶領部分技術人員對遷墳界內的私有土地、藕塘逐一清查丈量,然后估價收買。此項活動歷時約10個月,共征地741畝(除水塘及拆卸房屋面積共51畝),用去銀元11200余元,其中公園計劃用地273畝,東起便河,西至紅廟,南臨汽車站,北界土城。為什么選中那個地方?聽我父親說:那一帶崗陵起伏,又得水繞城環之利,用來修建公園,真是再好不過了。

1933年9月6日,市整會第22次執監會決議,責成我父親將修建中山公園的詳細計劃書擬定出來。此后,父親一面抓緊畫圖樣,一面請一位姓萬的木匠將園中景點按縮小的尺寸做出模型。開審核會的前一夜,父親叫人把模型沙盤抬到沙市商會會議室。徐源泉在參謀長苗松培等人的陪同下,仔細觀看了模型,最后滿意地拍著父親的肩說:“很好,就按這個樣子搞,弄出點名堂來!”當夜,徐在童家花園(原為童月江私宅,后由市整會出價收買)寓所宴請了父親和其他一些市整會的負責人。

游園大觀

中山公園建設工程,從1933年11月正式動工,到1935年4月初步完成,共建成較大規模的樓閣13座、廳堂2間、小橋4座、牌樓式大門一座、碑亭2處。此外,還有動物園和兒童運動場各一。總共耗去銀元50330余元。昔日荒野之地,面貌煥然一新。步入園內,但見沼池溝渠環列貫流,小橋橫臥;石徑蜿蜒,淺草平鋪,繁花爭艷;從稀疏的樹叢中,隱約可以見到樓閣玲瓏而又崢嶸,特別是那紅柱青瓦之上的尖角飛翹,頗有氣派!在便河橋西和土城接壤處是楚令尹孫叔敖墓,墓前專門修有一座殿檐式的碑亭,黑色布瓦,麻石柱腳,很像一只展翅欲飛的大鵬。墓碑上“楚令尹孫叔敖之墓”幾個字為沙市書法名家李寶常所書,但署名時卻署“徐源泉題”四字。墓北原有白骨塔一座,后被夷平,修建成春秋閣。除中山紀念堂外,春秋閣是園中最為壯觀的仿古式建筑。閣內系水泥地坪,四周原無墻壁,無法蔽風遮雨。父親叫人在承重柱間加做了磚墻,四面又開了鏤花格窗,外置水泥走廊和條石踏步。重檐歇山式屋頂上蓋彩色筒瓦,彩繪頂脊配上龍頭正吻。由福興公司負責移建,共耗去銀元3200元。因建閣所用梁檁是從金龍寺戲臺上拆來的,可以說春秋閣的造形是一座戲樓的變形。李寶常(字寄塵)在春秋閣落成之際送來楹聯一副:“紹尼山大一統心傳,遺憾三分缺漢鼎;為守土留兩間正氣,聲靈萬古濯荊江”。

春秋閣西側原為古香山寺舊址,后將劉家場處的武侯祠移建于此。另由福興公司加做門窗柱頭、役室、廁所等,耗去銀元約1500元。祠左是浮碧仙館,建成于1934年冬。說是仙館,其實是一幢平房,三間連體,上蓋青瓦,前置落地玻璃門。因在室內品茶可見便河(龍門河)粼粼碧瓦,故名。其西是高高隆起的蜈蚣嶺,它北靠土城,蜿蜒南行,抵達宮殿牌坊式大門。進大門約行百步,迎頭可見莊嚴古樸的“總理紀念碑”,亦即孫中山先生紀念碑。碑身用青色麻石砌成,四周砌青條石階,滿置常綠灌木。碑高約4米,正面凹鏤青天白日徽和五個鎏金大字。背面有徐源泉親題的“沙市市政整理委員會全體委員率同全市市民敬立”字樣。1935年3月22日,徐曾在碑前舉行隆重的揭幕典禮。總理紀念碑后是市政亭,1935年為安放“沙市市政建設碑”特置。亭為中西合壁樣式,仿古攢尖蓋頂由八條鳳頭順山脊分割,上蓋江西會館捐贈的白瓷藍花瓦。亭的承重結構一改傳統梁柱相逗的老樣式,全由青磚構成框架狀,外罩油漆水泥,前后設對穿半圓門,上置短枋拼成的窗欞。亭內立有“新沙市建設碑”,碑題字為嚴友山書;碑文則由李寶常撰寫,較詳細地記載了興修馬路、辟建公園的經過。像此類建筑還有中正亭(現稱“解放亭”),就在中山紀念堂土山的后面。由漢口洪發利營造廠承包,耗去銀元1970元,約在1935年3月建成。亭高4米,四圍廊寬3.7米,麻石磉墩上16根方形立柱拔地而起,雙層橫梁曲折相連,全為鋼筋水泥現澆。頂蓋部分為仿古式,重檐相疊,蓋黃色筒瓦,云紋圍脊烘托著頂脊上一個葫蘆中堆,與12只凌空飛爪互相映襯。此亭現改稱“解放亭”。亭后有一間規模較大的廳堂,原是將萬壽塔附近的觀音閣移建來準備作圖書館的,因購書經費籌措不齊,就改成了太岳堂,以紀念明朝賢相張居正。檐下“太岳堂”,三字為雷嘯岑題。兩旁楹柱之上有邑晚清進士陳國華題書的一副對聯:“隆萬之間千載遇;伊周而后一人難”。佛教居士肖止因,曾將12幅根據張居正親筆遺墨刻成的雕屏贈與堂內懸掛,并作有《張文忠公遺跡敬送太岳堂補壁記事》一文。

多彩的仿古建筑

我父親在上海交通大學接受的雖是西式教育,但對民族風格的古建筑特別愛好,因此他對古代建筑學曾深入鉆研過,由他所設計建成的沙市中山公園就是最好的明證。

在市政亭北面有一座造型獨特的建筑,這就是涵蔭草廬。草廬占地原為晴川寄園舊址,后由市整會收歸公有,雇工填平后交福興公司承建,約花費了銀元1200元,于1934年夏落成。草廬臨池而建。為了防止潮濕,事先用青花石壘成2尺余高的臺基。山墻兩端各起4根朱漆柱,與挑檐和托粱楔接。外檐柱照面下嵌有剪刀牙子花飾,與下方竹制冰紋圍欄互為呼應。前后開大窗,置短枋拼成的漢紋格花。屋頂全系樹皮代瓦,既隔熱蓄陰,又可減輕承重柱的荷載。此廬建成后,徐源泉經常在這里設宴招待地方上的文人墨客,借以表現他是屬于“儒將”之流。草廬門前兩側有一副楹聯:“此間大可移情,開軒納明月清風,不用一錢去買;有景都堪入畫,憑欄觀朝霞暮靄,誰將雙管來描。”此聯也是李寶常題的。

沿草廬東行不多遠是鏡漪亭,建于蜈蚣嶺上,朝下可瞰便河。因于此亭向東面水,每當波澄月朗,清風穿亭而過,便會給游人帶來寧靜之感,故名鏡漪。此亭原為沙市富戶鄧氏園中私物,后贈給公園,也是由福興公司移建,包價銀元300余元,1935年春落成。亭為六角式造型,朱漆圓柱,底墊青石磉墩,面枋下懸雕花板,柱端與龍頭飛爪有鏤花撐拱相連。6條描藍順山脊會于蓋頂,托起一只古塔式攢尖,恰如游龍擺尾戲珠,造成靜中動勢。柱上有聯:“亭與波心相掩映;月從水面鑒空明。”為甲戍(1934年)秋安徽人潘善齋題。從鏡漪亭向西,穿過隧道可見四角形的爽秋亭。在諸亭造形中結構最為簡單,顯得質樸古拙,檐下有張有樞(字珂特)題書的“天然圖畫”匾額。

沿蜈蚣嶺向北行至盡頭西望,可見一座氣勢磅礴的重檐樓閣,名為卷雪樓。為什么取此名呢?因為明代“公安三袁”中的袁宏道寓居沙市期間,曾在城南長江邊建有同名樓一座,取“江濤如卷雪”之意。后來士紳鄧心田將私園中仿照的卷雪樓贈于公園。1934年秋,我父親令人將此樓拆除后照原樣修復。此樓高四層,木框架結構。底層有方形磚砌小間,四面各開一月洞門,游人進門后可沿盤旋鐵梯直上頂層。扶欄遠眺,全園景色盡收眼底。樓西面掛有清康熙年間貢生宗湄書的楹聯:“雪浪高入岸;江聲欲上樓。”移建費約花去銀元1000元。

卷雪樓西是動物園,由廖如川提議興建。建成時規模不大。開始只有幾只野狼,后來徐源泉派人送來了5尾娃娃魚和1只狐貍。動物園后面臨河處還有兩處值得一提的建筑:一是餐英精舍。1935年春建,原準備在此建房屋兩大間,做游人品茗休憩之所,后因面積過小不敷應用,改成小茶室三間。卷棚式屋蓋,青磚圍護,前置雕花木屏,由楊溢記營造廠承建,計用去銀元1490元。李寶常曾題有長聯一幅:“恨無人屬和離騷,風雅銷沉,今尚余一席名山,半潭秋水;就勝跡小營林壑,登臨笑傲,即此是三湘芳芷,九畹幽蘭。”與餐英精舍為鄰的是屈原居,它前臨清池,背靠土城,本是紅廟舊址,后由父親設計改建,1934 年秋落成,藉此紀念楚國三閭大夫屈原。屈原居屋下層用蠻石砌成10余米長、2米多高的臺基。粉壁青瓦,硬山式屋脊兩端有龍頭正吻。朝南有一圓門,兩側對稱嵌有六角窗,廳堂上方滿釘杉木望板,系典型的江南建筑風格。

園內規模最大的仿古式建筑當數中山紀念堂。1934年8月,市整會全體委員在徐源泉的率領下幾次在園中相度地勢,幾經審核,最后擇定原三元坊處(公園中部)為建堂地址。在57次執監會上順利通過了父親的設計方案。同年9 月,工務股招商投標,計有彭順記、周鴻發、福興公司、程生記四家參加,結果以程生記的標底為最低因而中標。大堂于1934年11月15日開工,90個晴工日完成,總計造價銀元16700元。紀念堂為鋼筋水泥現澆框架承重,占地約47英方,高20英尺。分正堂、講臺、月樓、客房和外廊幾部分。一次可容納900余人集會。在大堂兩側各有客室一間,客室后為兩截式樓梯,寬5尺,可直通月樓。正堂內有講臺,上起圓形拱頂,四周玻璃窗,洋松短枋制成冰梅式窗欞,外刷寧波金漆,兩側附樓上每隔4.3尺便開一西式窗戶。最為精細的是大堂屋頂,一蓋兩式,前為卷棚,后為歇山,青瓦布面,脊背起云紋花線,置葫蘆中堆,六只龍角飛爪下暗設鏤花扁枋撐拱。

1935年6月4日那一天,徐源泉率領一大群軍政要員在堂內舉行隆重的開幕典禮。徐的衛兵營充作儀仗隊,軍樂隊高奏進行曲。事前我父親還請人在堂前幾米遠處,扎了一個毛竹門架,上面繞滿了松枝和鮮花,前來參加典禮的人都得通過彩門。自此以后,中山紀念堂就成了沙市民眾舉行重大活動的場所。可惜這座凝聚著父親心血和智慧的紀念堂,竟于1940年6月4日那天被日本侵略軍飛機炸毀。

嚴格的管園規則

公園建成不久,即成立了公園管理處,并陸續頒布了一批管理規則,如《中山公園游覽規則》,共22條,從各季開園時間及游園者儀容都有具體要求。春夏開園時間是每年4 月1日至9 月30 日(晨5 時至晚10 時半),秋冬開園時間是10月1日至次年3月31日(晨6時至晚10時)。《規則》第13條規定:裸體赤足及衣冠不整者不得入園;第14 條規定:“有傳染病、精神病及其它惡臭者不得入園。”《中山公園閱報室規則》共8條,用巨幅黃表紙粘貼在太岳堂等處,主要是對吸煙者提出告誡。《中山公園自行車停放規則》共6條,規定自行車不得入園,在停車處停車每輛需交看守費200文銅元;停車逾24小時者加收保車費銀元5角。《中山公園維護公物規則》共7條,規定:如有人攀折花木,就得交出一角至五元的代價。《中山公園魚塘管理規則》共7條。當時園中共有32個池塘,魚蝦頗多。垂釣愛好者想要在此消閑,并不受太多的限制,只是不得自帶釣具,須向公園管理處租借,每3小時租金2角,所釣魚蝦視多寡準其攜帶出公園(規定不得以盈利為目的)。此外,還有《中山公園茶酒館取締規則》《中山公園紀念堂出租規則》等等。那時,徐源泉在公園內配有武裝槍兵,若不按規則辦事,槍桿子是不認人的。園內還雇有專職花工和泥木工,一年四季精心照看花木,維修樓臺。

一晃50多年過去了,從沙市來滬的親友告訴我,沙市中山公園在原有基礎上又興建了不少新景點,我想九泉之下的家父和徐源泉等公園的奠基者們有知,定會無比欣慰的。

进出口什么生意最赚钱